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先锋
把有限的生命献给政法事业
——追记内蒙古高院原副院长孙凤鸣
信息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1日
浏览次数:

  

图为孙凤鸣接待来访群众。(资料图片)

  他报国支边34年,任劳任怨、奉献青春;他以身作则、清正廉洁,用微薄的收入先后资助11个西藏孤儿。他就是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凤鸣,一个用一生诠释忠诚、实干与清廉的党员干部。

  置身维稳一线

  孙凤鸣1983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时,正是文革后我国法制建设起步阶段。恰逢中央号召大学生支援边疆、支援西藏,本来可以留在北京的孙凤鸣毅然选择去西藏,一去就是24年。

  他从学藏话、吃糌粑、喝酥油茶开始,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西藏人民,奉献给了雪域高原。

  上世纪80年代,分裂分子在拉萨街头闹事,当时还是西藏自治区公安厅科员的孙凤鸣,拿着相机去拍照。他不顾飞来的石头,冒着生命危险,捕捉到人们难以发现、意想不到的现场资料,为依法处置提供了有力证据。

  在此后的历次反分裂、反偷渡斗争中,孙凤鸣始终置身一线,展示了党员领导干部的高尚政治品格和优秀领导才能,赢得领导的器重和群众的爱戴。

  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处置“5·11”“5·15”事件中,孙凤鸣准确把握中央和自治区党委的意图,既谨慎细致,又果断出手,对平息事态、维护稳定起到了突出作用。

  敢于创新攻坚

  担任西藏公安厅办公室主任时,孙凤鸣针对办案不规范等问题,竭力推动隶属办公室的法制科提格为法治处。现在,法制处已经升格为法治总队(副厅级),有力推动了西藏公安法治进程。

  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工作后,他主抓公安视频监控报警网络系统建设。借鉴在西藏时的工作经验,从规划设计、立项施工、质量监管,到逐步推广应用,使内蒙古公安信息化建设由落后状态,一跃进入全国第一方阵,实现跨跃式发展。

  到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后,在案多人少、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他带领干警攻坚克难,使2012年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法委交办的497件案件、各盟市自查的231件案件全部按时化解,实现十八大安保“百日攻坚”两个100%的奋斗目标,创造了全区法院司法审判绩效阶段性历史纪录。

  他指导制定了《关于民事申请再审案件调取、移送案卷办法》,建成“四点一线、点对点、人对人”的调卷管理系统,破解了多年来形成的积弊,受到最高人民法院通报表彰,推动内蒙古民事再审工作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长年资助孤儿

  在内蒙古高院分管涉诉信访工作时,孙凤鸣面对大量信访案件,不仅要求工作人员耐心细致、热情周到,而且带头落实领导干部大接访制度,认真了解核实当事人反映的问题。

  2012年春季,孙凤鸣接待了一位上访老人。耐心细致地了解情况后,孙凤鸣拉着老人的手说:“对不起啊老大爷,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给您带来了麻烦,我一定督办,尽早给您满意的答复。”此后,孙凤鸣会同相关部门,一一过问、核实、协商、沟通,历时半年,终将老人的问题逐步澄清解决。

  十几年来,孙凤鸣和妻子用自己的工资先后收养了11个藏族孤儿。他们之中有弃婴,有残疾儿童,也有青海玉树地震的孤儿。即使工作调动到内蒙古,他们的资助仍然没有停止,依然每年给孤儿寄抚养费。

  一次过年,孙凤鸣代表内蒙古公安厅去乌海慰问基层特困干警和英烈家属。发现一位60多岁的老人靠养鸡、养猪和捡破烂收养着七八个孤儿时,他触景生情,痛哭不已,把身上的1000多元钱全部留下。同事们都说:“孙凤鸣骨子里有一份真爱和善良。”

  敢担当不说不

  同他一起工作过的内蒙古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现任自治区司法厅厅长周黎明说:“孙凤鸣敢于面对,敢于担当,从不说不行。”

  在西藏工作期间,孙凤鸣几乎跑遍全藏76个县。高原缺氧,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经常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有时还得住在寺庙里。一次孙凤鸣刚刚做完痔疮手术,就接到外出任务,到阿里两千公里的行程,坐车坐得他的伤口鲜血直流。

  正是在这种艰苦条件下,他了解掌握了西藏公安的大量一手资料,撰写的调研报告有实情、有数据、有见解,得到领导的认可。

  周歧顺、子成、王槐生3任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厅长评价道:“材料只要过了凤鸣的手,我们就放心了”“他是最好的参谋长”“大家公认他是厅里的一支笔”。

  作为厅级领导干部,孙凤鸣曾荣立过二等功,这在内蒙古公安厅历史上并不多见。

  在西藏工作多年,他身体已严重透支,尤其心脏异常肥大,心率每分钟只有40几下。

  一次去北京开会,一下飞机孙凤鸣就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指着他的片子对一群实习生说:“看,这就是典型的高原心脏。”

  有一次,内蒙古高院院长胡毅峰发现孙凤鸣脸色、手背异常,强迫他放下工作立即到医院检查。

  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到心爱的工作岗位。同事们痛心地说:“孙院长是累倒的!”生命弥留之际他嘱咐家人,丧事从简,把骨灰一半撒在西藏,一半埋在家乡父母的坟旁。(记者 史万森)


close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