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先锋
公心为民 大爱无垠
追记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凤鸣
信息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9日
浏览次数:

  上图 在西藏的24年里,孙凤鸣走遍了除墨脱外的每一个县。(资料图片)

  中图 孙凤鸣带病坚持工作。 (资料图片)

  下图 孙凤鸣在阿拉善盟基层调研。 安 娜摄

  2013年冬天,81岁的刘金铭跑遍北京几大医院打听51岁的孙凤鸣。

  刘金铭是人见人躲的“老上访”,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的孙凤鸣称他为“老大爷”。2012年,孙凤鸣曾拉着刘金铭的手说,“对不起啊大爷,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一定督办,尽早给您满意的答复”。后来,孙凤鸣会同相关部门一一过问、核实、协商,终将老人的问题圆满解决。听说孙凤鸣住院了,老人辗转多日,终于在解放军总医院给“好官”送去了偏方。

  2015年2月16日,积劳成疾的孙凤鸣走了,刘金铭老泪纵横。

  “只为不负那片天,看一眼那样的蓝”

  1983年8月20日,孙凤鸣从内蒙古坐火车到北京,又从北京坐火车去西宁,再从西宁坐汽车到格尔木,在格尔木大学生接待站又等了十几天,最后坐了4天汽车去拉萨,前后22天才到了西藏。他在西藏寄往内蒙古自治区察右后旗乌兰哈达苏木的第一封家书中写道,“强烈的高原反应、肆虐的狂风暴雪、坑坑洼洼的便道、污水稀泥的沼泽,威胁来自四面八方,可我们心里没有恐惧,倒觉得很有诗情画意”。

  当年的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更何况孙凤鸣还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高才生。他说:“怀揣着青年人的热情和理想,我毅然决定进藏,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那时的拉萨只有一个理发店、一个饭馆、一个澡堂。当时和孙凤鸣同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办公室研究科的白玛次西回忆,孙凤鸣特别能吃苦,他的宿舍没有暖水瓶,每天早上到食堂吃完饭多买一大碗稀饭带回来当水喝。通过白玛次西的介绍,同在西藏公安厅工作的卓嘎和孙凤鸣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卓嘎说,当时西藏的住宅没有取暖设备,到了冬天,家里四壁积着厚厚的冰。孙凤鸣就在这样的条件下裹着被子“爬格子”,手上、脚上都是冻疮。有一次她不在家,孙凤鸣插着电褥子写材料,凌晨两点多因疲惫过度睡了过去,结果褥子烧穿了才把他烫醒。

  在西藏的24年,除了当时不通公路的墨脱,孙凤鸣走遍了西藏的每一个县。遇上刮风下雨下冰雹,他们就蜷在车里;没地方住就在庙里留宿,没饭吃就啃方便面;汽车陷在泥泞道上,几个人只能用手拼命往外推;几个月洗不上澡,有任务几个月回不了家。

  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办公室、研究室、法制处等部门办公室,夜深不熄的灯光见证了孙凤鸣的忙碌,科长、处长、办公室主任、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职位的变迁证明了孙凤鸣的成长。在西藏工作期间,孙凤鸣多年担任反分裂斗争一线指挥员,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抛洒汗水。他组建了西藏公安指挥中心,组织开展了“开门大接访”活动,推动西藏公安信息化建设取得跨越式发展。

  当年高考作文满分的孙凤鸣对西藏爱得那样沉醉。他用诗篇礼赞他的第二故乡:“只为不负那片天,看一眼那样的蓝。”

  “公平正义是法官一生的追求”

  在援藏8年服务期满时,面对很多一同援藏的人们陆续离开,孙凤鸣没有动摇,继续坚持在这片令他魂牵梦绕的高原上奔波。有一次,从西藏回北京开会,他因身体不适被送到了阜外医院。主治医生十分震惊:“这是一颗典型的西藏高原心脏,每分钟跳动只有四十多下,需要住院接受治疗,否则情况可能进一步恶化。”2007年,由于身体原因,孙凤鸣调回了内蒙古公安厅。

  2012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高院工作。一句“回归的感觉真好”,表露了他作为法律人对审判工作的热爱。同事们至今都牢记他的座右铭:“依法审判是法院最大的政治,公平正义是法官一生的追求”。

  初到自治区高院工作的孙凤鸣,就分管了信访这一老大难工作。在深入调研和与同事们反复商讨的基础上,他摸清了全区法院信访案件底数,提出在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专项行动。实践证明,他所推行的“集中攻坚、专项推进、全员参与、协同作战”等措施实用、有力。在全体干警的努力下,中央和自治区交办的497件案件、各盟市自查的231件案件全部化解。

  孙凤鸣分管刑二庭以来,突出打击经济犯罪和重大职务犯罪等重点工作,依法审结了涉及群众人数多、社会影响较大的被告人苏某某集资诈骗案等一系列非法集资案件,众多受害群众专程给高院送来锦旗。在校友郭连恒的眼里,凤鸣学长不办人情案,秉公执法。“我曾因一起申诉案件找过他。他看完相关材料后,认真分析案情,并要求立案庭工作人员秉公办理。”

  “如果再给我十年时间,我一定会活得更精彩”

  当孙凤鸣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时,他给妻子写了一首诗:这个世界太大,我不忍心丢下你一个人走。在你彷徨无助的时候,我会陪着你,找到回家的路。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也不管路上有风有雨有迷雾,我只愿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天尽头……

  在儿子晋美次旺的记忆中,孙凤鸣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找他倾诉。在他小时候,交通很不便利,可每一次过年,父亲都会带着他和母亲踏上回乡之旅。他们从拉萨出发,在成都经停,父亲会去百货大楼给爷爷奶奶和家里所有的兄弟姊妹买过年穿的新衣服,然后“他一手牵着我,一手提着编织袋走在火车站的月台上。当我们终于回到乌兰哈达苏木兽医站那个尘土飞扬的院子里时,他会用家乡话高声地喊爸爸妈妈,就像一个放学回家的孩子”。

  晋美次旺和他的“11个兄弟姐妹”都认为父亲孙凤鸣是一个有魅力的人。2003年,拉萨成立了一家私立孤儿院,没有国家补贴,孙凤鸣和卓嘎每年资助四五个孩子上学,每人每年1000元,一共资助了11个,过年过节还要买米买面去看望这些孩子。2007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后,依然按时把钱打过去。其中,3个孤儿在2008年考入大学,孙凤鸣夫妇特意从呼和浩特赶回拉萨为他们庆贺。就在那次,孙凤鸣和卓嘎又领养了弃婴旦次。

  “他有一颗柔软的心。”内蒙古公安厅情报中心原政委李建国对孙凤鸣充满敬意,“2009年,我陪同孙凤鸣到乌海市乌达区慰问特困家庭,看见一位生活困难的老人收养了27个孩子,孙凤鸣感动得哭出声来,他把身上全部的钱都拿出来,留给了老人”。

  孙凤鸣觉得亏欠家人太多太多。他最后告诉亲人,“如果再给我十年时间,我一定会活得更精彩”。(陈 力)


close   print